当前位置:首页 > 航空资讯 > 正文

低空飞行开禁

2020-08-11 05:52:46 来源:梦璟网
曝光台 注意防骗

在面朝瓯江的高端豪宅东明锦园,温州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会长朱松斌买下整个顶楼31层,在楼顶建了一个直升机停机坪,他表示:“现在还用不上,但肯定快了。 ”

芝加哥 “飞行者”大会上,国外飞行爱好者的私人飞机堆满草坪,这令得温州富豪羡慕不已。

2010年7月30日,美国芝加哥“飞行者”大会。一款乳白色机身,双翼可以折叠的“icon-A5”型水陆两用飞机让温州富豪管洪胜两眼放光。凑到美国经销商跟前,管洪胜两手十指一摊,“我要订10架”。见经销商有些惊慌失措,管洪胜亮出自己此行的目的:“我买你10架,但你要给我中国的(经销)代理权。”

由于我国低空领域划分及通用航空的飞行管理法规滞后,管洪胜等富豪“购机不能飞”,以至于温州富豪的私人飞机大多停放在美国。多年来,专家和私人飞机拥有者一直呼吁开放低空领域,促进通用航空发展。

日前,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被视为我国开放低空飞行的信号。对这一消息,国内私人飞机第一批拥有者温州的富豪们,不仅为日后飞行松绑欢呼雀跃,同时也嗅到巨大的市场商机。

从游艇玩到私人飞机

在温州市郊,温州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及俱乐部在瓯江畔圈了一块6亩地,如今运作得风生水起。5年前,协会会长朱松斌驾驶着游艇逆江而上,以145万元高价拿下这块地,成立了俱乐部的前身温州鹿城摩托艇协会。在会员们看来,朱松斌爱玩,而且是个敢于第一个吃螃蟹,“摩托艇、游艇、飞机,会长都是第一个玩。”

现年50岁出头的朱松斌穿着一件红色NORTHFACE户外运动服,精神奕奕。1989年,朱松斌辞别1岁的女儿远赴欧洲淘金,对欧洲人没有房子和面包也爱玩游艇和私人飞机的生活方式印象深刻。朱松斌坚信,中国渐渐富起来,摩托艇、游艇、私人飞机是今后的潮流。

摩托艇俱乐部和游艇俱乐部异常火热,很快便拥有数十名会员,不少会员花费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采购了摩托艇和游艇。2007年,朱松斌将一架4人座260直升机停放在俱乐部,立即吸引了会员的目光,游艇一下子变得暗淡无光。今天,俱乐部瓯江码头的几艘游艇,乏人问津,而几辆摩托艇早就蒙上了一层灰。

协会副主席虞智武坦言自己玩过不少名车,但现在只爱飞机。一次,虞智武登上直升机,在专业飞行员的驾驶下,直升机在近百米的高空平稳飞行,一览温州山川小,虞智武觉得视野开阔,心情舒畅。突然,驾驶员给飞机一个拉升,虞智武既激动又紧张,等飞机平稳降落后发现浑身已经被汗水浇透。当即,虞智武决定买下飞机,花费巨额学费前往广州考取飞行员驾照,只因为“飞行,让我换个角度看世界”。

2009年,朱松斌正式将协会命名为温州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并成立了海陆空俱乐部,正式将私人飞机俱乐部的概念引入协会。朱松斌说,几乎每天有人联系他,要求感受私人飞机,不少人走下飞机便决心购买。协会更名不到一年,会员数量已经从50多人增加到100多人。

朱松斌坦言,温州民间财富雄厚,让温州成为国内私人飞机发展的一块热土。他说,温州人钟爱直升机有三种原因,一是喜欢互相攀比、炫富,其次是便利经商,购私人飞机用于商务接待,最后是温州人天生爱冒险。

私人飞机门槛上千万

温州富商管洪胜迷上私人飞机之后,一下买了3架飞机,连同10架付款的“icon-A5”型水陆两用飞机,他玩私人飞机已花费了约4000万人民币。在芝加哥“飞行者”大会期间,管洪胜看到草坪上密密麻麻停靠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私人飞机兴奋不已,对私人飞机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充满了期待。据2009年底统计,中国私人飞机总量不超过1000架,而美国同期数据为23万架。

在管洪胜看来,未来家庭拥有私人飞机将变得和汽车一样普遍。管洪胜介绍,这款“icon-A5”型水陆两用飞机售价约100万人民币,价格和一辆好车差不多。“没有钱,也可以玩飞机。”管洪胜介绍,该俱乐部直升机对会员开放,每次飞行约花费2万多元,会员实行AA制,每人花费几百元。

不过,虞智武介绍,真正要做到拥有飞机和驾驶飞机,花费不菲。为了获取驾照,虞智武前往广州进行学习,在通过严格的血压和大脑反应度体检后,缴纳了24.3万元学费,总课时45个小时,但课程非常艰辛,目前虞智武只获得10多个小时的课时。

即便获得驾照,花费数百万购买飞机,日常使用及养护的成本也动辄数万。以鹿城海陆空俱乐部的4人座260直升机为例,加满2000元约1.5桶的航空油,可飞行约500公里。由于尚未取得驾照的原因,俱乐部有时要从外地聘请飞行员,仅来去机票便达数千元,而直升机每飞行200小时就需保养一次。

由于国内私人飞行管制原因,不少俱乐部成员选择在国外购机飞行。管洪胜介绍,自己每年都要专门去美国飞两次,带上五六个人,一次花费十多万,而且国外飞机维护费用高,维护人员最低工资也需要3000美元一个月。

虞智武介绍,协会和俱乐部成立以来,包括基础建设和购置3辆直升机以及日常维护的费用约1700多万元。对于会员的身价,虞智武介绍,“最起码千万以上吧。”

私人飞行顶着罚款“黑飞”

私人飞机花费不菲,然而在温州,可以承受的群体数量庞大,但拥有私人飞机显得遥不可及。朱松斌介绍,由于我国低空飞行尚未开放,加上报批手续受限,私人飞机陷入“停在地上,上天难”的困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我国私人驾机飞行有三个硬性条件,一是所驾飞机须获得民航局核发的“飞机适航许可证”;二是飞行员须有合法有效的飞行驾照;三是须向军民航空管理部门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批准后方可飞行。对于上述规定,朱松斌介绍说:“要想同时满足三项条件,比登天还难。”朱松斌说,最后一项向军民航空管理部门申请使得大家干脆放弃申请,直接“黑飞”。朱松斌解释说,申请往往耗时十多天,而且如果跨省飞行,需要向两省军管部门提出申请,“等到批下来,早就不需要飞了。”

于是,国内私人飞机爱好者往往选择“黑飞”,宁愿背负罚款。今年3月,虞智武没有报批便进行了飞行,引来了浙江相关部门的处罚2万元,虞智武反而乐呵呵地缴纳了罚款。而管洪胜说,自己并不喜欢“黑飞”这个称谓,因为私人飞机飞行并不像“黑的”一样出于非法赢利目的,自己“黑飞”不仅因为喜欢玩飞机,更因为从中看到商机,“唯一的瓶颈便是政策法规的放开”。在不少场合,朱松斌以及协会也多次向省市有关方面领导吐露心声,期待政策松绑。相比之下,国外以及中国香港的飞行审批相对容易得多。前不久,乐清飞行总会负责人许伟杰在香港飞了一圈,“飞行前十五分钟登录香港航空服务中心的网站,提出飞行申请,马上就起飞了。”

空中解禁在即 温州商人期待巨大商机

民航专家提醒:私人飞机春天到来还早

千呼万唤始出来。日前,国务院、中央军委发布《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首次对我国低空空域管理制定了时间表,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拉开我国低空开放的序幕。

按照《意见》划分的三个阶段,2011年试点局部改革;2011年至2015年全国推广改革试点;2016年至2020年深化改革推进低空领域管理机制。对此,朱松斌解读说,低空放开具体措施落实可能要到2015年,但国内私人飞机的商机已经显露出来。

管洪胜对晨报记者表示,刚开始玩飞机只是个人爱好,但时间长了,发现身边的朋友都有玩私人飞机兴趣时,他觉得商机来了。”在管洪胜看来,围绕私人飞机的销售、维护、培训均充满了商机,一旦低空正式开放,这个产业可以迅速做大。

不仅是温州玩私人飞机的富豪们,今年7月,国内首个飞机“4S店”亮相珠海,这个名为西锐通用飞机FBO的项目占地面积2806平方米,建成后每年可托管超过500架私人飞机,同时可提供飞机维修保养、驾驶培训、飞行体验等一整套通用航空服务。

管洪胜介绍,自己已经和多家国外私人飞机制造商洽谈中国代理权,其中“icon-A5”型飞机代理费约为200万欧元。此外,管洪胜还接洽了不少飞机维修保养专业团队,在人员上进行了必要的储备。虞智武亦告诉记者,他将邀请专业团队对我国私人飞机市场进行调研,最后形成一份市场报告。中国私人飞机市场究竟有多大?虞智武表示难以准确预计,但他告诉记者,一项统计显示,中国资产超过千万元的人数至少在30万以上,“这都将是我们潜在的客户”。

不过,相关民航专家提醒,低空开放并非意味着我国私人飞机迎来春天。中国民航大学校长吴桐水表示,绝大部分低空领域尚难以开放,其次私人飞机人才短缺,而机场等配套条件尚不成熟,“想要达到国外的程度,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梦璟网 版权所有